小球大乾坤丨王涛:从“开门黑”到“满堂彩”

  • 2019.09.25
  • 小球大乾坤
  • 来源:新民晚报
  • 作者:陆玮鑫

   如今的中国乒乓球可谓所向披靡,在奥运会、世乒赛中大包大揽已经不是新鲜事。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,这支“无敌舰队”也曾经历过一段低谷期。在困难的日子里,一位出自军旅、身材不高的左手球员,成为国乒男队中为数不多的亮点,他就是王涛。    

   1991年世乒赛混双冠军,1992年奥运会男双冠军,1993年世乒赛男双、混双冠军,1995年世乒赛男团、男双和混双冠军……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, 王涛用自己的坚持和努力,延续着属于国球的荣誉,更为国乒之后的复兴,铺下了一级级阶梯。    

图说:王涛 IC图

  

三次挫折刻骨铭心


   我3岁开始接触乒乓球,主要是受了父亲的影响。”王涛回忆,“小时候他经常带着我一起去看球打球,慢慢地自己也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。”7岁进入什刹海体校后,王涛很快练就了一身本领。1988年底,已经成为八一队核心的他顺利入选国家队。但谁都没有想到,王涛的国家队生涯,是从三次刻骨铭心的失利开始的。

   1989年第40届世乒赛前,初来乍到的王涛原本准备在比赛中大展身手,却在出征前的最后一刻与多特蒙德擦肩而过。“当时队里给排名前10的选手报了名,我正好排在第11位,就没有被选上。”那届比赛,中国男队在团体决赛中0比5惨败于瑞典,自己落选参赛名单,球队又大比分输球,王涛的国家队之旅,遭遇了一个不折不扣的“开门黑”。    

   两年后,王涛终于站在了世乒赛的赛场上,然而志在收复失地的国乒,却在日本千叶经历了队史上最黑暗的两周。团体赛第7的成绩让他郁闷不已。“八强赛对捷克,教练没有安排我出场。那种坐在场下眼睁睁看着球队被淘汰的痛苦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”  王涛说道。1993年,王涛已是中国男乒的绝对主力,然而国乒却又一次折戟世乒赛男团决赛,“这是我人生里最刻骨铭心的三次挫折。”

图说:1992年巴萨罗纳奥运会,吕林/王涛获得乒乓球男双冠军 IC图

  

扩音器立下奇功


   1995年,世乒赛来到天津,国乒上下团结一心,期望能打个漂亮的翻身仗。 但主场作战也是一把双刃剑,队员们很可能因为内心的压力而迷失自我。为了避免这种情况,足智多谋的蔡振华教练祭出了他的“秘密武器”——扩音器。    

   据王涛介绍,从世乒赛前的封闭集训开始,队员们就会听到从那些扩音器内发出的巨大声响。“欢呼声、吵闹声甚至是叫卖声……”说到这儿,王涛不禁露出了笑容,“现在想想,(蔡振华)设置这个情境训练,是为了让我们能静下心来。”那届比赛,中瑞两队再度会师决赛,王涛更肩负起了出战决胜场的重任,“上场前,蔡指导让我回忆用扩音器训练时的情景”。他表示:“到了场上虽然还是有压力,但有了之前的训练,自己心里还是有些底的。”那一天,在满场观众的欢呼和喝彩声中,王涛和队友夺回了斯韦思林杯,中国乒乓球也就此走出了低谷。    

  

小技巧避免超标


   王涛能够在乒坛取得诸多荣誉,器材自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,他特意感谢了红双喜对他和球队多年来的支持。“红双喜这么多年来一直是用心在做器材,真的很感谢他们长时间的支持。”随后,王涛还分享了这些年与红双喜合作过程中的一些“小秘密”。   

图说:王涛 IC图

   30年前,王涛开始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球员之一,有不少品牌希望与他签约。最终,徐寅生的一句话,让他选择和红双喜结缘。“当时徐主任找到我说:‘你的打法注重力量和旋转,可以试试用国产品牌。’我就用了红双喜的胶皮。”其实在当时的国家队里,“进口货”仍然是主流。“当时应该只有我和邓亚萍打红双喜吧。一开始确实需要适应,不过很快就有感觉了。”王涛如是说。    

   在合作的过程中,双方也面临过各种各样的问题,但在沟通后都能够妥善解决。“因为我拉的球很转,所以对胶皮的要求很高。”王涛回忆道,“一开始红双喜的胶皮耐性不够,训练开始前我花了很多时间黏海绵,但常常开打后不到20分钟就会起泡,只能扔掉重新粘。”得知这一问题后,红双喜方面迅速派专人到国家队了解情况,并提出了几套有效的改进方案。“当时我还提出希望红双喜能增加胶皮黏度,但这又带来另一个问题——球拍的亮度会超标,为了这个事,红双喜方面也做了许多努力。”王涛披露,在得到耐性和黏度都让他满意的胶皮后,双方就如何避免超标的问题进行了多次探讨,“后来我们找到了一个小技巧,就是在赛前球拍在身上拍打 几下,这样球拍的亮度就会有所降低,裁判和对手在查看的时候,就不会觉得超标了”。    

   采访的最后,已在八一队担任教练多年的王涛,特意提到了体教结合的重要性。“未来的中国乒乓球,需要更多的复合型人才,球员不能只会 打球,还要学会去更多地思考和分析。”虽然只有寥寥数语,但听得出来,这位世界冠军心中,对未来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划。